这个时候,有人出现在庄园门口,年约四十余,他一身锦袍,衣着与泼皮们有着很大的区别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出身不凡。

他身边有两名满脸傲然的侍卫,他们的眼睛里偶尔闪过丝丝精光,让人很容易就看得出他们不是什么普通的侍卫。

“老,老爷,你,你要为小的作主啊。”看到中年人出来后,魁梧大汉好像看到救星一样,也不趴在地上叫疼了,一溜烟跑到中年人面前。

“废物!”中年人二话不说,先抽了他一巴掌,然后道,“本老爷我怎么就养了你这种废物?”

魁梧大汉被抽得不敢出声,他盯着刘静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恨,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刘静而起。

中年男人望着刘静一行说道,“你们就是来闹事的人吧?真是好大的担子,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方。敢在这里闹事你们是找死吗?”

刘静说,“这里是谁的地方,本小姐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但本小姐可以肯定是,是你在找死。”

“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,果然如他们说说让这丫头就嘴太欠。”中年男人怒道。

“怎么着?你来打我呀。”刘静嚣张的语气让中年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但也是因为刘静如此嚣张,也让他心里有了忌惮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中年男人问道。

“你的姑奶奶!”中年男人的脸色越发的阴沉,他心里的怒火更盛了,“你带人来闹事,如果是别人,本老爷早就动手弄死了,但看你一女娃子,本老爷也不想欺负你,你只需

要向本老爷道个歉认个错,本老爷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。”

“老爷…”魁梧大汉一听,顿时就急了,自己不会白挨打了吧?但是却被中年男喝道,“闭嘴。”

刘静笑了,她对中年男人道,“你不用担心,本小姐没有什么来头,本小姐不是派出的人。本小姐是来自幽州的,你不用担心本小姐背后会有什么靠山。”听到刘静这样说,中年男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他的语气也变了,变得阴狠,他说,“本老爷还担心你们有什么来头,所以想将这件事就揭过去就算了,不过

你自己承认没有什么靠山,既然你想找死的话,那就别怪本老爷今天心狠手辣了。”

“你们是来自幽州?很好好。本老爷怀疑你们就是北方的奸细,得将你们都抓起来,好好严刑拷问一番才行。”“好大的口气,你算老几啊?”刘静不屑的道。....